[本地资讯] 大别山女游击队员——翟杏梅

[复制链接]

2415

主题

2501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工作人员

发表于 2019-7-10 09: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金沙国际县破凉镇五谷村燕屋组一处普通的民宅内,居住着一名85岁的老奶奶。邻居们都知道老奶奶姓翟,但很少有人知道翟奶奶是一名“老革命”。她13岁加入革命队伍,参加过“渡江战役”、“太原战役”,是大别山游击队唯一在世的女游击队员。近日,记者采访了翟杏梅老人。
3396959_404806.jpg
吃“观音土”坚持游击斗争
  记者见到翟杏梅老人,是在她家的菜园内。虽然老人年过八旬,但身体很硬朗,经常下地干农活,看来老人对这种“墨守成规”的农家生活已经习以为常。
  1934年5月,翟杏梅出生在太湖县新仓镇,6岁时父母先后病故,之后由叔叔、婶婶抚养。1947年2月,13岁的翟杏梅怀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在一名老乡的先容下,秘密加入驻扎在大别山区的皖西人民自卫军。
  皖西人民自卫军是我党为反国民党军队围剿,在大别山区成立的一支游击队,在潜山、太湖、岳西、舒城、霍山和湖北英山等地开展游击活动。期间,国民党军队为剿灭这一支游击队,派重兵驻扎在潜山、太湖、岳西、舒城、霍山和湖北英山等一带,当地群众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下。
  翟杏梅告诉记者,当时,她所在的游击队100多人,有3名女游击队员,30岁以上的战士比较多。整个队伍中,她的年龄最小的,队里设有党支部,当时党员只有4人,有一挺机枪,步枪不多。每次队里开展行动,都是党员冲在最前面,营地设在位于太湖县弥陀镇附近的山头上。
  翟杏梅说,为躲避国民党军队的围剿,她和战友们经常夜行军,打一仗换一地,在深山里与敌人周旋。晚上行军,战士们从不点火把,摸黑爬山涉水,防止被敌人发现。
  翟杏梅说,国民党军队为了消灭这支活跃在大别山的游击队,使出了封山围剿的阴险招数,不准当地老百姓接近和帮助游击队,企图以此断绝游击队的粮食、衣物和药品,使游击队病死、饿死、冻死在山上,斗争环境变得异常残酷。“为了生存,大家靠挖野菜充饥。野菜吃完了,就刨地上的‘观音土’吃。1947年冬天,大家整整吃了一个月的‘观音土’,但没有一个人当逃兵,都坚持了下来。”
  “期间,大家没有闲着,采取晚上突袭的策略,铲除欺压百姓的恶霸和收缴粮食。”翟杏梅说,参加除恶霸的“第一仗”,她至今还记得。
  翟杏梅先容:“绰号叫辛老四、辛老五的两兄弟,是太湖县弥陀镇一带的最大恶霸,家里养了几十名家丁,兄弟俩恶贯满盈,当地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敢怒不敢言。游击队得知后,决定除掉这两名危害一方的恶霸。”
  1947年3月的一天深夜,当时只有13岁的翟杏梅跟着战友们偷偷地摸进了辛老四、辛老五在弥陀镇的老巢。没等那些熟睡的家丁反应过来,他们就被游击队员们用刀砍石砸送进阎王殿。还有一些家丁为了保命丢下枪支,拼命逃窜。翟杏梅与另外一名女游击队员将辛老四的老婆擒获,辛老四、辛老五当场被击毙。
  战斗很快结束,翟杏梅和战友们一起肩挑背扛,将缴获的粮食、枪支等战利品,扛进十几公里外的营地。“那一仗,打得非常漂亮,对方伤亡过半,而靠用长矛、石头、柴刀作战的100多名游击队员,只有三、四人负伤。”翟杏梅说。
冒着炮火上阵地救伤员
  “我和丈夫燕登高以前不认识。我是太湖县人,燕登高是金沙国际县人,是参加游击队后才相识,并走到一起的。”翟杏梅说,她加入游击队后,队里领导考虑到她年龄小,加之是女性,安排她从事后勤工作,协助军医燕登高救治伤员。燕登高比她年长5岁,1947年3月加入游击队。“我和燕登高经过战火的洗礼,成为了夫妻。”
  翟杏梅说,燕登高曾向她提起过加入游击队时的经历。当时,燕登高的父亲担心儿子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便四处托人打听游击队下落。后来,从金沙国际县偷偷把燕登高送到太湖县参加游击队。游击队看到他有学问,安排其跟随队里军医学医术。“1947年底,燕登高正式担任队里军医,我被安排为护士。生活中,燕登高把我当妹妹看待,处处照顾我。久而久之,两人产生了爱慕之意。”
  国民党军队长期封山围剿,游击队陷入缺医少药的困境,许多伤员由于得不到有效救治,不少人在伤口糜烂中活活痛死,担任护士的翟杏梅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有的伤员身上被炮弹炸烂了,她将伤口清洗干净后,由于找不到纱布包扎,就找来旧报纸将伤口裹住,防止感染。看到一些伤员被伤痛折磨得痛苦不堪,她就站在伤员们中间,跳舞给他们看,唱歌给他们听,还帮他们抚摸伤处,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忘掉伤痛。
  1949年3月,太湖县城解放,翟杏梅和燕登高所在游击队全部被整编到驻扎在安庆城区周边的解放军部队,两人被安排在后勤处医疗队,后随部队参加了“渡江战役”,期间,她不顾从江面上飞来的密集子弹,从船头跑到船尾,为受伤的战士包扎伤口。所在连队夺取胜利后,部队又将她和丈夫抽调到山西,参加“太原战役”,担负救治伤员任务。
  位于晋中盆地的太原市,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70年前,爆发了长达六个月之久的“太原战役”。1949年4月中旬,翟杏梅和丈夫跟随增援部队赶到那里时,太原城垣内外到处都是废墟,尸横遍野,炮声连绵不断。
  在傍晚发起的一次冲锋中,战斗异常惨烈,解放军战士一个个倒在敌人的枪口之下。救治伤员要紧。紧跟在解放军战士身后的翟杏梅,冒着从敌军暗堡里喷射出来的子弹,一次又次地摸进阵地,从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寻找我军伤员,然后将伤员们一一从阵地上背回来救治。
  “那场战役虽成为历史,但解放太原时我军伤亡了45000多名官兵和支前民工,大家应该永远铭记他们。”翟杏梅先容,1949年4月24日凌晨,解放军攻城部队用1300多门火炮对城垣发起总攻。经过连续10小时的激战,将太原城守敌全部歼灭,“太原战役”到此结束。
  回忆起参加“太原战役”的经历,翟杏梅的话语格外沉重。
放弃“铁饭碗”回乡当农民
  1952年1月,翟杏梅、燕登高两人一起从部队复员,被安置在安庆市肉联厂。
  安庆市距离金沙国际县有一百多公里,当时交通非常落后,回一趟老家,路上要两天。考虑到家中年迈的父母离不开自己,燕登高不得不向组织提出调动申请。同年底,翟杏梅随丈夫一起调回金沙国际县纺织厂。
  随着大儿子的出生,两人感觉到靠供应的粮票越来越不够一家人吃,一个月下来,经常饿肚子。上个世纪60年代初,翟杏梅与燕登高商量后,决定放弃“铁饭碗”,回老家金沙国际县破凉镇五谷村务农。回乡后,大队干部看到燕登高在部队当过军医,将他安排到大队医疗室做“赤脚”医生,翟杏梅被安排到生产队种地。
  翟杏梅、燕登高育有6儿1女。在她和丈夫的影响下,她的大儿子、四儿子也都选择参军报效国家。
  复员回到地方50多年来,翟杏梅和丈夫从不因为家里穷,向国家提要求,向地方政府伸手。2008年燕登高患病去世。
  采访中,五谷村村民们告诉记者,别看翟奶奶85岁高龄,还患有脑梗塞,但她干活仍十分利索,洗衣、烧饭、种地……样样都能干。她在自己居住的两间铁皮房子旁边,开垦了两块菜地,平常吃的蔬菜都是自己种的。
  翟杏梅说,只要自己能动弹,她就不想拖累国家,拖累儿女;她能够活到现在,就非常知足了。
  “轻风牵衣袖,一步一回头;山山岭岭唤我回,一石一草把我留;啊,再看一眼大别山……”这首《再见了,大别山》写出大别山革命先辈对大别山的依依不舍。70多年来,翟杏梅始终没有忘记参加大别山游击队的那段岁月,大别山上的战斗号角经常响彻在她的耳边。
  稿件来源: 安庆晚报

金沙国际买房,上金沙国际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1

主题

88

帖子

460

积分

高中生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7 天前 发自手机(双倍积分)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敬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金沙国际买房,上金沙国际房产网,认准www.ssfcw.com!首字母,更好记!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